秋葵视频下载二维码分享

♂? ,,

“卢市长,这件事我们初步的定性,是一起人为的责任事故,造成粉尘爆炸的主要原因,就在于某些职工的操作不当。”

邱凤泉一本正经地把自己的看法和观点,说给了卢新明。

“认为责任事故,这个定性一定要严肃,们对事故经过调查的怎么样了?”卢新明点了点头,态度看上去很是认真。

“根据我们从车间管理层,以及厂级管理层的了解,当时有工人存在违规作业,值班调度员及时赶到对其作业进行制止时,发生了粉尘爆炸事故。”

“相关的违规作业人员,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“由于当时违规作业的工人,都靠近爆炸点,所以都当场死亡了。”

卢新明再次点头,同时心里也暗自说着死了好啊!死无对证!

“那就成立调查组吧!”

卢新明当众拍板,事故的前因后果这样来看,对他这位代市长的影响,无疑也是最小的。

“当然对与管理监管存在的问题,这个也是不能忽视,在事故调查工作中,一定要做的面具体,该查的就要查,该处理的必须要处理。”

卢新明说着,就站起来了身子,“相关的事故调查,们做一个书面的报告,我要先回市里,向叶书记汇报一下事故调查进展。”

白色水手服美眉肌肤白嫩

“卢市长请放心,我们按照的指示,严格面地调查事故经过……”邱凤泉的话还没有说完,手机便响了起来。

“先接电话。”卢新明很是理解地说了一句。

“好。”邱凤泉说着就将电话接通了,可是电话一接通,他的脸色随之就变得难看起来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匆匆说了一句,邱凤泉就挂断电话,又连忙低声对卢新明说:“卢市长,凌正道把市安监局的人找来了,说要对福隆二厂进行面检查。”

“什么?”卢新明听到这里,脸色也是随之一寒,“他想干什么,谁让他这么做的?”

“这……卢市长也知道,凌正道他是不把事情闹大不甘心呀!”

“给凌正道打电话,让他过来见我!”卢新明有些恼火地说。

凌正道找到市安监局的人,对福隆淀粉厂二厂进行安检查,是特意给市委书记叶霜打电话要求的。

以往在中平县的调查工作中,凌正道可谓是阻力重重,而造成工作阻力的原因,无非就是让别人处处抢占先机,致使自己完被动。

要改变这种局面的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快,只有自己的行动够快,不给对手反应的机会,一切阻力就都不是阻力了。

比如凌正道和邱凤泉、付致龙碰头之后,便第一时间来到县医院,找到了事故现场当事人,第一时间了解了爆炸原因。

如果他要是晚一步,有人先找到了事故现场当事人,恐怕有些事情就很难问出来了。

离开医院后,凌正道一方面让邢米去带人回纪委调查,一方面又给叶霜打电话,汇报了自己对事故的了解情况,同时提出让市安监局派人的事情。

正是因为凌正道的行动够快,卢新明和邱凤泉这边,刚刚研究出事故定性的相关方案,凌正道这边就已经开始进行安检查了。

另外凌正道在询问事故经过的时候,还特意向因事故受伤的福隆淀粉厂车间主任孙光平,请教了一些相关工艺流程。

虽然是只是了解一个大概,不过加上市安监局的配套安检查,最起码可以做到心中有数。

既然要查问题,如果连最基本的问题点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。可是这样的笑话,此刻却正在上演。

成州市安监局派来了一个七人安检查小组,只是这样人来到福隆淀粉厂后,却是一副无从下手的模样。

“们就这么空着手来的?”

看着眼前的这支市安监局检查小组,凌正道心里只有一个感觉,那就是不专业,极其的不专业!

“我们成州安监局的工作,不用向们中平县纪委说明汇报吧。”检查组中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子,有些不耐烦地看了凌正道一眼。

此时才早上六点半左右,叶霜接到电话后通知市安监局,派安检查组来中平县时,还不到五点。

无疑这个时间,对大多数人来说实在是太早了。只是市委书记下令也没有人敢不听,为此安监局临时找来七个人,由局里的一位科长带队,赶到了中平县福隆淀粉厂。

与凌正道说话的正是安监局的带队科长肖恩明,看的出肖科长似乎是没有睡好,说话也是带着脾气。

可是那位肖科长有脾气,凌正道更有脾气。“市委安排们来干什么,来看戏的吗?”

见凌正道态度如此强硬,安监局七个人中,一个略年长的工作人员,连忙赔笑说:“们中平县纪委也要体谅一下对不对,我们过来了,这个厂的干部都不出面,我们也没办法进行工作的。”

“福隆淀粉厂的厂级干部,现在都在接受调查,我带们进行安检查工作就行。”

凌正道说到这里,目光又落在那位把手揣在风衣兜里的肖科长,“可以走了,对于的工作能力我很质疑……”

“还质疑我,以为是谁?”

肖科长一听这个,脸上就不由露出怒色,“我告诉,是市委安排我们过来协助们县纪委工作的,我们该怎么做,们县纪委无权干涉。”

“那好,既然说到了市里,那我现在就以成州市纪委监察局局长的身份告诉,主动去成州纪委上交渎职报告!”

“一个小县城纪委科员,谁给的这权力……”

“老子是凌正道,成州纪委监察局局长凌正道!”凌正道怒声打断了,这个不长眼的科长的话,并自报出了家门。

还是那句话,听过凌正道名字虽然很响,可是见过其人的却不多。

再加上年龄缘故,已经凌正道随意的衣着,也实在是没有什么领导派头,不认识他的人,十之八九都会觉得他只是个小科员。

那位肖科长是在成州市安监局任职,不管怎么说好歹也是个市里的干部,面对下面县城的人,本就带着一股子优越感。

按照市委的要求,肖科长很不情愿地来到中平县福隆淀粉厂,又见接待自己的人,只是个科员模样的年轻人,自然不将其放在眼里。

可是这会儿肖科长听到“凌正道”三个字时,心却不由地颤了一下,成州纪委监察局的凌正道,那可是成州官场出了名的狠角色,自己怎么就碰这石头上呢?

“是……市监察局的凌局长?”那位略年长的安监局工作人员,听到这里也是不由咽了一下喉咙。

“我就是凌正道,成州纪委监察局局长,中平县纪委书记!”

凌正道又一次道出自己的身份,随后又说:“给们局长打电话,就说我要专业的安监人员,不要混吃混喝的货色!”

人的名树的影,在成州谁敢招惹凌正道?一听这个,那位岁数比较大的安监局工作人员,连忙从身上摸出了手机。

就在这时候,凌正道的秘书张蓓蓓,快步走了过来,“凌书记,卢市长的电话。”

“问他什么事,有事让他来福隆二厂的一车间找我!”凌正道很是霸气地说了一句。

那位还有些半信半疑的肖科长一听这个,额头上就冒出了冷汗,连市长的面子都不给,这人不是凌正道又是谁?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