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跟左手app一样的软件吗

常言道,行船莫算,打架莫看……

楚千凝明知这一点,却仍忍不住催促船夫加快一些。

从北周一路到此地,好几日的时间都已过去了。

尚不知娘亲情况如何,她实在难以心安。

越来越临近南凉国的都城月溪城,周围的景致便越是迷人。不比北周的飘雪风光,这里翠色逼人,两岸山树如画图,秀而有致。

河床中大小不一的石子,历历可数,如棋子一般,较大石头上必有浅绿色蓝丝,在水中飘荡,摇曳生姿,这宽而平平的河床以及河中的东西,皆明丽不凡。

只可惜……

如今的楚千凝无暇欣赏。

站在船头来回溜了两圈,她活动活动筋骨,恐久坐身子不适。

目之所及,两山深翠,满是竹子,远处叠嶂,烟云包裹,山水秀丽如入仙境,日头已落,两岸小山皆浅绿色。

那山头的落日极美,这荡漾的河水也极美。

若此刻爹娘也在,那就更美了。

如花似玉梦幻少女

思及此,楚千凝不觉幽幽的叹了口气。

黎阡陌坐在舱中看着她的背影,俊眉也随之皱起。

鸣悠他们已先一步到了南凉国,并且在第一时间赶去了岳母坠落的崖底,只是现在还未传消息回来,想来他们也正在搜寻。

其实,黎阡陌倒希望他们什么也找不到。

这种情况下,一无所获反而是好的,至少证明岳母还活着。

否则……

想到什么可能,黎阡陌墨玉般的眸倏然凝住。

眼前笼罩着一片黑影,呼吸间嗅到了淡淡的花香,他敛眸,又恢复了以往那般温润的模样。

抬眸看向楚千凝,他的神色看不出丝毫异样,“晕船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她微微摇头。

“也快到了。”

闻言,楚千凝的目光遥遥望向舱外,眼底深处情绪莫名。

终于,快到了……

事实上,从他们登船开始算起,也不过就是半日时间,他们便抵达了南凉的都城,月溪城。

第一次来到这里,楚千凝就爱上了这个地方。

虽不比东夷那般热闹,也不似北周那样富庶,但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,商贩间彼此有说有笑,其乐融融。

一路往皇宫的方向而去,她惊奇的发现,这偌大的月溪城竟未发现一个乞丐!

街道干净整洁,百姓的穿戴虽不至于都是绫罗绸缎,但的确未见衣衫褴褛之人。

偶尔有路过的差役,楚千凝发现他们身上的衣服并不一样,而是为了两种。一种身着红衣,背后写着“捕快”二字;另一种则是身着蓝衣,背上写着“城管”二字。

盯着看了一会儿,她疑惑的转头看向黎阡陌,“城管是何意?”

她只听说过“城守”,这个倒是闻所未闻。

而这个问题,就连向来无所不知、无所不晓的世子爷也回答不上来。

城管……

顾名思义,应当是管理这座城池的人。

但黎阡陌想不通的是,月溪城上有南凉帝,下有京兆府,何以又额外设置了这些职务?

摇了摇头,他坦言道,“为夫也不知。”

他们的作用倒是很容易打听,只是这背后的初衷怕是只有岳母大人才知道。

听到他们的对话,洪崖好不得意的说道,“殿下有所不知,这皆是陛下的想法和主意。捕快是办案的,城管是维持治安的。”

闻言,楚千凝好奇,“维持治安?”

“对呀。”洪崖一脸兴奋的点头,“要是有人抢地盘了、小偷小摸了、当街调戏良家妇女了……他们都可以管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楚千凝的眼中浮现一抹笑意。

真有娘亲的!

这般安排倒是极好,免得捕快忙的团团转,城中大事小情接二连三。

而且,如此做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,那就是能最大限度的保护百姓的安全和利益,免得他们受人欺负而无法反抗。

“娘亲真聪明……”楚千凝不觉笑叹。

“可不是嘛!”提起此事,洪崖就一脸的骄傲,“一开始的时候长老们还不同意,说这是多此一举,但后来他们就都闭嘴了。”

再次听洪崖提到了那三位长老,楚千凝笑意微敛,眸光转冷。

*

顾沉渊虽是楚千凝的爹,之前也和南月烟同进同出的,但他到底没个名分,是以南凉无人承认他皇夫的身份。

正是因此,在他遇害后便被安排进了馆驿休养。

要不是黎阡陌提前派人来传信,说他们会亲自来接顾沉渊回北周,怕是南月森他们就将人给送回去了。

将楚千凝送到馆驿后,黎阡陌便亲自去了南凉皇室祭天的圣坛。

没有亲眼看过,他始终无法安心。

至于楚千凝,她知道自己如今身子多有不便,是以便没有任性的非要和他一起去,而是留在了馆驿陪顾沉渊。

短短几个月的工夫,她没想到再见会是这般情况。

“爹……”轻轻唤了一声,楚千凝的声音有些哽咽,眼眶瞬间便红了。

顾沉渊没有回应她,双眼紧闭的躺在榻上,额上还有一处渗血的伤痕,而且不止这一处,手背和脸上也有一些细碎的伤口和淤青。

“宫中的太医已经为丞相大人诊治过了,只是一些皮外伤,养养就好了。”洪崖说的随意,明显未将顾沉渊的情况放在心上。

“皮外伤?”楚千凝拧眉,“若只是皮外伤,何故至今未醒?”

“这……”

被她质问的心虚,洪崖犹豫了一下才迟疑道,“许是因为磕到了头,是以才没有立刻醒来。”

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楚千凝的眼神冷冽骇人。

“遏尘。”

“是。”

越过洪崖走到榻前,遏尘又为顾沉渊诊了一次脉,明显是楚千凝信不过南凉的那些太医。

信不过他们的医术是一方面,还有一方面是她觉得,他们根本没把爹爹当成自己人,纵是派人医治也不会太上心。

事实证明,她的疑虑不是没有道理。

“启禀世子妃,丞相大人身上的伤的确无甚大碍,只是……”解下顾沉渊头上的纱布,遏尘皱眉道,“这药有问题。”

“怎么回事?!”

“丞相大人所用的伤药上被人加了一味迷药,是以他才迟迟未醒。”

“迷药……”秀眉紧皱,她怔怔道。

又仔细检查了一遍顾沉渊头上的伤,确定没有别的问题后,遏尘才仔细给他包扎好。

跟在楚千凝的身后走到外间,他沉声道,“这迷药药性极强,而且是通过伤口直接作用,是以这药效十分厉害。”

“那爹爹几时才能醒?”楚千凝急急的问道。

“属下会为丞相大人施针,再以阿落的血入药重新调和,届时便可无碍。”只是,开始醒来时会比较没有精神。

要想彻底恢复的话,倒是得十天半个月的。

闻听遏尘如此说,楚千凝才终于松了口气。

还好……

爹爹的情况并不是特别严重。

余光瞥见站在旁边的洪崖,楚千凝寒声道,“太医是你找来的?”

“回殿下的话,是属下没错。”恐楚千凝是在怀疑自己,洪崖一脸严肃的抬起手起誓,“殿下,您不会是在怀疑属下吧?!”

“榻上躺着的是何人你可清楚?”楚千凝不答反问。

“是……是您父亲……”

“既是我的父亲,那便是娘亲的夫君,但你可有将他放在眼中?”他对自己倒是还算恭敬,可对爹爹就差多了。

话至此处,洪崖哪里还不明白的。

敢情殿下是在为丞相抱不平呢……

微微低下头去,洪崖抿紧了唇瓣,一时没有说话。

见状,楚千凝面沉如水,继续道,“护卫我并不缺,我是看在你是娘亲亲信的份上才没有赶你走,但你若一直如此,那不如现在就走吧。”

“殿下!”

“这话我只说一遍,要如何做你自己想清楚。”

说完,楚千凝便径自起身进了内间。

她身边绝不留有异心之人,纵是对她再恭敬,对她身边的人不好也无用。

明白楚千凝是何意,洪崖不禁哭丧着一张脸,心道殿下可比陛下难伺候多了……

*

出去搜寻了一圈,直至入夜,黎阡陌才终于回来,一并带回来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消息。

“你说什么?!没有见到娘亲的尸身?”听完他的话,楚千凝不禁惊喜道。

“嗯。”

鸣悠是比他们先到的,已经在崖底搜寻了多日,可并没有发现南月烟的尸体。

不过,他们在临近潭边的地方发现了一些血迹和折断的树枝,猜想有可能是南月烟从祭台上跌落时所致。

照理说,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,早就摔成肉饼了。

但南月烟有武艺傍身,而且她轻功并不低,虽不能像神仙一般毫发无伤,但说保住自己的性命也不是没可能。

“林中有被箭射中的野兔,可见崖底有人活着,鸣悠还看到远处有炊烟飘起,很有可能是村庄,他们已过去看了。”

黎阡陌恐自己一直未回令楚千凝担忧,是以便命鸣悠等人留守,他先回了馆驿。

紧紧的抓着他的手,楚千凝满眼期待的望着他,“也就是说,娘亲极有可能还活着,可能是被人救走了,对不对?”

“凝儿……”

“她一定没事的,是吗?”执拗的想要一个答案,楚千凝似是把所有的期待都放到了黎阡陌身上。

这个时候,她只相信他说的话。

轻轻捧住她的脸,黎阡陌认真的望着她说道,“你还不相信为夫吗?”

“相信。”

“岳母一定会没事的,为夫一定会平安带她来见你。”一下一下的轻拍着楚千凝的背,黎阡陌声音温柔的安抚着她。

“……嗯。”

在他怀里点了点头,楚千凝终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从得知南月烟和顾沉渊出事开始,她始终表现的十分冷静,遇事也不慌不忙的样子,甚至在与南月森等人对上的时候她也没有流露出丝毫软弱。

但是这一刻,她终是撑不住了。

也只有在黎阡陌面前,她才会表现出自己无助脆弱的一面。

她甚至都不敢想象,如果今日黎阡陌调查后的结果是抬回了南月烟的尸身,她那时该怎么办……

痛痛快快的发泄了一场,楚千凝哭的累了便直接在黎阡陌的怀里睡了过去。

就在黎阡陌将她抱上床榻之后,却见洪崖低垂着头站在外间,明显有话要同他讲。

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,黎阡陌神色淡淡的收回了视线,仔细帮楚千凝盖好被子,温热的手掌轻轻抚过她隆起的腹部,然后才起身放下了帐幔。

点了一些安神香,随后他才慢悠悠的走到了外间。

正常情况下,黎阡陌出于好奇总要问他是有何话要说。

可实际情况却是……

只见这位世子爷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,泰然自若的品着茶,丝毫没有开口的打算。

见状,洪崖张了张嘴,硬着头皮开口道,“世子爷,您和殿下几时入宫啊?”

总不能一直住在馆驿里面吧!

闻言,黎阡陌像是听到了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,淡声道,“入宫?”

“没错,入宫。”

“这怕是不合规矩吧……”他面露为难,“我是北周的世子,你们南凉又向来注重血脉,我怕是不好跟着凝儿住进宫里去。”

洪崖虽然模样长得粗鲁些,但到底不傻,如何听不出黎阡陌话中的讽刺。

对方摆明了是在拿他前几日的话来堵他,说的他面色通红。

艰难的咽了咽口水,洪崖鼓足勇气道,“……您误会了,没有这样的事,您同殿下连孩子都有了,当然是自己人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倒是无所谓,住在哪儿都可以。”黎阡陌好脾气的笑曰,“只是,我们这一走,就得将岳父独自留在馆驿里面,实在是放心不下……”

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洪崖便赶紧接话道,“孝义为上,自然得将丞相大人一并接进宫中。”

其实洪崖心里想的是,干脆让黎阡陌留在馆驿里照顾顾沉渊,可一对视上黎阡陌带着温润笑意的眼眸,到了嘴边的话便不觉咽了回去。

不知道为何,明明对方在笑,可洪崖就是觉得锋芒在背。

那种感觉……

就好像你明知自己被一把利箭瞄准了,却偏偏不知对方会在何时射出,吓得人终日里提心吊胆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江山策:妖孽成双》,“ ”看,聊人生,寻知己~

Tagged